• <nav id="j8r8m"></nav>
      <wbr id="j8r8m"></wbr>
          <dd id="j8r8m"><optgroup id="j8r8m"></optgroup></dd>
          <wbr id="j8r8m"></wbr>
        1. 玩慈利網

  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   立即注冊

  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  手機號碼,快捷登錄

          玩慈利網 首頁 澧水評論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慈利縣雷雨埡:古代兵家必爭的湘西重地

          2022-4-3 00:05| 發布者: 玩慈利網| 查看: 771| 評論: 1|原作者: 柯云 張百華 圖:毛建初|來自: 參考網

          摘要: 雷雨埡又名雷埡,地處七姑仙山腹部,刀切的絕壁構成一道天然屏障,其埡口是七姑山的唯一大門。不僅地勢險要,和埡門關一樣都是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,古為兵家必爭的重地。明末就有一例,土家農民起義領袖魯國道( ...

            “淡云斜日過險關,車水馬龍盤山轉。千年怨聲何須記,一頁輕翻蜀道難。”這是當年著名詩人于沙過雷雨埡留下的詩句。20世紀80年代初期,湖南全省詩人到雷雨埡上的新豐大隊參加賽詩大會,于沙口占三首,均發表在《湘江文藝》上。這首詩是對雷雨埡交通變化的真實寫照。

            雷雨埡關與湘西名關埡門關遙相對峙,距離不到百里,且各有特色。一個在澧水北面,一個在澧水南邊。雷雨埡是沅水流域的重要關隘和必經之道。

            雷雨埡又名雷埡,地處七姑仙山腹部,刀切的絕壁構成一道天然屏障,其埡口是七姑山的唯一大門。不僅地勢險要,和埡門關一樣都是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,古為兵家必爭的重地。明末就有一例,土家農民起義領袖魯國道(慈利洞溪人)帶領10多個兄弟僅憑大刀和滾木打退千名官兵。民謠日:“雷雨埡,高又險,流星擦肩過,日月掛兩邊,大刀顯神威,滾木破敵膽。”

            據記載,在隋朝以前,埡口是無路可通的,山南邊的人要進慈利縣城,或者山北邊的人要進大山,只有兩個選擇,要么繞道30公里走余兒埡,要么冒著生命危險爬絕壁,攀樹藤,多年來,死傷人畜不計其數。因此被人們視為“鬼門關”。那絕壁上的石徑小道是何時何人開鑿出來的呢?無史料記載,只有一個雷公電母的神話傳說深入民心。

            當地人為紀念雷公菩薩的恩德,在埡門關后邊山上建了一座寺廟,名曰“雷雨庵”,正殿上供有雷公和電母的泥塑想象影身,并有守廟僧人。寺廟附近相應開設幾家飯店,從此埡口便成了游人眼中的佳境。

            寺廟的墻上逐漸出現歷代游人的題字和題詩。如后晉周樸的“絕壁奇道自天開,驚破云封雷雨來”,明人于啟明的“插云峭壁擁層陰,拂面藤蘿猶似錦”。然而因歷史久遠之故,保存完好以清代詩人的作品居多。如清人劉世琬的《雷雨庵》:“雷雨庵前日西斜,森森古木覆檐牙。隔墻聽得僧私語,昨有仙人到雷埡。”“一路尋芳竹影幽,紫云遙接碧山頭。僧人識得超凡客,更為殷勤迭唱酬。”又因七姑山系雷雨埡的主峰,關于以七姑山為題的詩不少。如清人王南川和汪士羽的《七姑山》分別為“小住名山不計年,鐘聲隱約淡含煙。塵心已了仙心靜,云氣迷離覆岫巔。”“一輪旭日出險關,時有白云共繼還。牧唱樵歌聲斷續,詩情畫境展眼前。”“七姑山上七姑仙,山有仙山相繼傳。欲識此山靈仙處,時看云氣覆雷關。”“蟠桃洞里久成仙,雷雨埡上更超凡。我向山中尋神跡,幾回惆悵碧峰巔。”

            雷雨庵中的詩句多記載于地方史志,筆者系雷雨埡境內的老住戶,曾親自目睹正殿中的詩畫原作和“雷雨埡”三個大字,銘記于腦海。

            雷雨埡雖有了石徑,但仍是難于上青天,行人走路小心翼翼不敢向下俯視,否則就心跳腿軟,無法復行。官員們無論官職多大,只能棄轎或下馬步行,就連新娘到山前也只好下轎。因而縣衙的官員一般不過雷雨埡。故山南的人出山外讀書求學的人少,多守田園之樂。土特產也只有自產自用。所以山南的人以吃臘肉而出大名,一般一戶人家都殺幾頭年豬,終年不愁肉食。

            又因山高路險,筆者親聞和親見過幾個有趣的故事。民國后期埡上有個叫姜煥典的獵人,一天在埡口上的森林中打傷一頭野豬。山里人都知道受傷的野豬比猛虎還兇殘,直從埡口山下逃去。獵人怕野豬沖撞上山的行人,便站在埡口,向山下大聲疾呼:“下面的人注意,一頭野豬逞路而下,趕快尋地方躲藏。”這時恰好有一漢子正向埡口上來,喊聲剛落。只見野豬怒吼而來,他急中生智,面貼絕壁,雙手抓住石窩,當咆哮的野豬身臨他的屁股時,雙腿騰空一蹬,野豬因無橫勁“嘩啦”一聲滾下懸崖。山下的人拾得野豬,凈肉380斤。

            民國三十二年(1943)秋天,日軍進犯慈利縣城,準備從雷雨埡突進常德古城。國軍74軍58師聞知戰情,僅安排一個連的兵力,帶上4挺重機槍,把守埡口,盡管日軍多次輪番進攻,都被國軍打得落花流水。后來日軍使用重炮,除打掉幾塊巖石外,國軍卻毫發無損,陣地巍然不動。

            后來,狡猾的日軍另選他策,用重金收買了筆者老家同村的一個汪姓兵痞,該兵痞小名叫汪癩皮,帶著日軍繞道竄到國軍背后,國軍被逼上絕路,全部陣亡。

            抗戰勝利后,當地人將烈士忠骨安埋在雷雨埡的寺廟后面,每年清明包括筆者父親在內的人們給烈士燒香焚紙,這一舉動收入汪癩皮的眼中。一天,有人親眼看見他在埡口碰巖而亡,手中捏著一張紙條,只見上面寫著:“我為錢財出賣良心,充當漢奸,禽獸不如,以我鮮血祭奠軍魂。”若干年來,人們一代傳一代教育后人千萬莫學這個遺臭萬年的汪癩皮。

            20世紀70年代末期,雷雨埡這個千年古關,終于改觀換顏。慈利縣委、縣政府為解決埡南人民的交通難題,決定沿著當年的石徑鑿巖削壁修建公路,經過兩年奮戰,終于建成一條九拐十八彎的盤山公路,筆者曾寫過一首長詩,題為《一條金線》發表在《湖南文學》,最后一段詩為:“改革春風過險關,通村公路遍大山。回首仰望雷雨道,盤繞重山入云天。”但是經過多年實踐證明,這條公路由于拐彎太多又路質過低,時有車禍發生,已遠不適應當前形勢發展需要。

            近年來,慈利縣委、縣政府為加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步伐,不惜重資不僅改造路面,而且打通穿山隧洞,避開埡口和幾處拐彎險境,同時縮短一半行車時間。其自然風光、人文景觀可與湘西矮寨相媲美。真是“裝點此美山,今日更好看”。

            不過使人感到遺憾的是千年古寺“雷雨庵”和“雷雨埡”三個石刻大字毀于史無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現在只憑一些知情老人的記憶而欣賞這些殘缺的奇美了。但人就是這樣奇怪,越是稀少,越是富有吸引力,要不那些游人為何遠道慕名而來一飽眼福呢?

          (來源:參考網 作者:柯云 張百華 圖:毛建初)

          無語

          憤怒

          允悲

          搞笑

          加油
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引用 沒關系 2022-7-2 09:31
          建國以前,慈利縣為湘西北的門戶、處于武陵山脈的東部邊緣,交通閉塞、陸路運輸主要靠人力肩挑背負和騾馬馱 ...

          查看全部評論(1)

          部分內容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          © 2011-2022 歡迎轉載 請注明文章來源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